您当前位置:财富中国 >> 今日关注 >> 新闻正文

蚂蚁金服上市:坐拥7亿用户后,用户增速见顶是最大焦虑?

— 发布 —

2020/9/5 13:49:09

— 编辑 —

财富中国

— 阅读 —

— 来源 —

互联网

— 分享 —

【摘要】上交所信息显示,8月30日,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IPO审核状态变更为“已问询”。

  8月25日晚间,蚂蚁集团向上交所科创板递交上市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并同步向香港联交所递交A1招股申请文件。

  招股说明书显示,蚂蚁集团拟在A股和H股发行的新股数量合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300.3897亿股(绿鞋前),意味着将发行不低于30亿股新股。根据上交所网站,蚂蚁集团在科创板的融资金额为480亿元。本次A股发行可引入绿鞋机制,超额配售权最高不超过15%。

  蚂蚁集团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2013年3月,支付宝的母公司宣布将以其为主体筹建小微金融服务集团(以下称“小微金服”),小微金融(筹)成为蚂蚁集团的前身。

  2014年10月,蚂蚁金服正式成立。

  蚂蚁集团以“让信用等于财富”为愿景,致力于打造开放的生态系统,通过“互联网推进器计划”,助力金融机构和合作伙伴加速迈向“互联网+”,为小微企业和个人消费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

  起初在2014年,人们对于互联网金融借贷等一系列业务与服务还抱着怀疑的态度。

  消费者充满迟疑,投资者充满愿景,传统金融机构充满埋怨。

  而仅仅两个“代沟周期”的时间,蚂蚁集团成了交易所的聚宠之地。

  究竟这高速发展的“马达”和秘密藏在何处?这熠熠闪光的“金字塔”内部到底是如何搭建起来的?而已经拥有如此庞大体量用户的蚂蚁集团也总该有自己的烦恼吧?

  数字金融科技成了“挑大梁”的

  在此次招股书中,蚂蚁集团首次系统性地公布了股权架构、业务版图、收入结构以及未来商业蓝图等核心信息。

  招股文件显示,2019年度,蚂蚁集团实现净利润180.72亿元。在今年上半年,蚂蚁集团实现营收725.28亿元,实现净利润219.23亿元,归母净利润达到212.34亿元。

  此外,招股书还披露了蚂蚁集团几个重要子公司的财务数据。2019年年度,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支付宝”)的总资产达到476.16亿元,净利润为1.198亿元。今年上半年,支付宝的总资产为558.58亿元,净利润为3.13亿元。

  蚂蚁集团持股100%的小贷公司: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蚂蚁小贷公司”)在2019年年度的总资产为328.2亿元,净资产达到171.44亿元,净利润为15.79亿元。截至今年上半年,重庆蚂蚁小贷公司实现净利润4.33亿元。

  资料显示,重庆蚂蚁小贷公司属于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板块中的微贷科技平台,主要开展小额贷款及相关技术服务。

  而在收入结构方面,蚂蚁集团也给出了相对明确的几方面,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三大类,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平台、创新业务及其他,其中最为蚂蚁集团赚钱的就数“数字金融科技平台”。

  数字支付业务收入260.11亿元,占比35.86%;数字金融科技平台收入459.72亿元,占比63.39%;

  其创新业务及其他收入5.44亿元,占比0.75%。

  具体而言,数字支付业务收入主要来自公司在国内商业交易中,按照交易规模的一定百分比向商家和交易平台收取的;公司还就金融交易及个人交易(例如转账、信用卡还款等)收取费用、产生收入。此外,公司开始从商家服务取得一定收入,且预期商家服务收入会继续增长。

  支付服务是蚂蚁起家的业务,不论通过阿里电商平台还是通过千万商家,本质上都是直接或间接流量变现,内在逻辑是在自家地盘收“买路钱”,所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

  金融科技服务则不同,本质是能力的输出,包括技术及对用户的理解。

  北京微财科技有限公司贷后法务部徐志文在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说道:“蚂蚁集团的数字金融服务之所以可以做到行业老大,是因为他们有着行业内强大的数据支撑,有较为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和技术。”

  “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虽然马云曾说过此番豪言壮语,但他却从未想过当银行的竞争对手。他要做的,是银行看不上、不想做、做不了的生意,与银行“井水不犯河水”。

  但没成想,与传统金融行业的爱恨情仇也是一结就是这么多年。

  股东面纱被层层揭开

  项目在融资过程中,要谁的钱很重要。

  作为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首先要考量的是投资人的背景、投资项目的经验以及资本市场的资源整合能力,然后会考虑项目估值、转让股份比例、融资金额;聪明的投资人首先要考量的是项目创始人和联合创始人的成功创业经验和激情、商业模式以及市场发展空间,然后才是投资金额、投资回报和投资风险,也即投资人常说的“赛道、赛车、赛手”。

  随着8月25日蚂蚁集团向上交所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并公布招股申请书,其股权结构进一步明晰。

  截至2020年3月末,蚂蚁集团有32名股东,阿里系占据大部分股权,小股东非常多,大部分为各类金融企业及机构,背后实际控制人也浮出水面。

  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的控股股东为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杭州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者均为其员工持股平台。

  除杭州君瀚、杭州君澳及杭州阿里巴巴外,公司无其他持有5%以上股份或表决权的主要股东。

  另外还有多家国内的金融企业及机构也持有蚂蚁集团的股份。比如,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持有2.97%的股份,置富(上海)投资持有1.96%的股份,上海众付股权持有1.3%的股份……

  总体来看,蚂蚁金服的股东包括6大部分:第一部分为蚂蚁金服和阿里的员工持股平台。这部分主要通过杭州君瀚体现,在上市前占比29.86%,上市后占比23.64%。杭州君瀚是合伙企业,作为蚂蚁金服的直接股东,只有谢世煌(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创始人)和马云作为有限合伙人,另有5人嵌套在另一层合伙企业,没有其他个人。

  第二部分为阿里+蚂蚁金服主要人员持股平台。这部分主要通过杭州君澳体现,在上市前占比20.66%,上市后为16.35%。杭州君澳是合伙企业,作为蚂蚁金服的直接股东,有24人作为有限合伙人,主要是18罗汉成员和阿里合伙人及蚂蚁金服几名高管,还有14人嵌套在另一层合伙企业里,而且有5人是重复的。两个持股平台加起来,上市前持股共50.52%的股份,上市后持股39.99%,两个持股平台都由同一家公司控制。

  第三部分为阿里巴巴的持股。阿里巴巴的持股包括境内和境外两部分,上市前共持股32.65%,上市后为29.7%。另外,通过蚂蚁国际持股的阿里员工股权激励,上市后占比为0.86%。

  第四部分为与马云有关系的股东。云锋基金和其管理的多个基金,上市前共持股4.27%,上市后共持股3.38%。几个基金的管理人都是上海云锋新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马云持有云锋新创40%股权。但马云已于2016年3月放弃其所持云锋新创40%股权对应的投票权,所以马云不控制云锋新创和其管理的基金。云锋新创作为基金管理人只收管理费,不持有基金份额,所以马云不享有这些基金的经济利益。

  第五部分是机构投资人。蚂蚁金服的多家机构投资人,上市前共持股12.57%,上市后境外持股为6.12%,境内持股共为9.95%。这些机构或其关联方包括全国社保基金、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建行、中央汇金、中国人寿、国家开发银行、太平洋保险、北京中邮、人保资本、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等。

  最后一部分则是公众股。上市后境内加境外的公众股共为10%。

  巨兽航行的暗礁

  海越深,越看不清海平面下究竟隐藏了多少危机。

  蚂蚁集团看上去闪耀着光辉,但恰恰是这样才容易灯下黑。

  除了长达54页的招股书中所列举的国际形势和行业政策转变可能带来的风险以外,监管始终是悬在蚂蚁集团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今年的大背景下,这个变量显得尤为重要。

  虽然蚂蚁方面强调集团的“科技”含量,但其业务实际上仍与金融紧密相关,比如蚂蚁的联营公司网商银行需要适应银行业的政策、蚂蚁的创新保险产品也存在潜在的监管和业务风险。监管政策的任何变化,对于蚂蚁而言都可能意味着巨大的影响。

  以最近监管层改变非持牌金融机构可收取的民间借贷利率为例。今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宣布降低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以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为标准确定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即以7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LPR3.85%的4倍计算,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为15.4%,较过去的24%和36%大幅下降。

  这一政策的出台对于大量非银中介机构影响巨大,而当前监管层对持牌小额贷款公司是否属于持牌金融机构的认定并不一致。

  对此,蚂蚁在招股书中提示了相关风险:如果蚂蚁的持牌小额贷款子公司需要遵守新的规定,那么蚂蚁的业务、财务状况和业绩都将遭到重大不利影响。

  此外,对于已经拥有了超7亿用户的蚂蚁集团来说,用户的增量是个很难实现大批量飞跃的坎,而如何对已有用户做到精细化的深度服务是蚂蚁集团接下来面临的首要任务。

  某数字支付技术公司赵业(化名)在接受《企业观察报》采访时说道:“中国的互联网民已经经历了多年的高速发展,用户数量、流量、增速见顶,怎么去寻找新增量是蚂蚁集团所面临的瓶颈。

  招股说明书显示,为了实现覆盖中国大部分互联网用户和商家以及提升其参与度的战略目标,2018年,蚂蚁集团在推广和广告方面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投入,全年销售费用高达473.5亿元,占该年收入的55.2%,相应新增的支付宝月活用户数1.19亿;蚂蚁集团2019年投入的销售费用是180.5亿元,相应新增的支付宝月活用户数0.41亿;蚂蚁集团2020年上半年的销售费用是60.66亿元,相应新增的支付宝月活用户数0.52亿。

  简言之,过去两年半蚂蚁集团(2017.1.1-2020.6.30)总计投入销售费用714.61亿元,相应新增的支付宝月活总数2.12亿。

  招股书援引艾瑞咨询研究数据显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群体在2019年达8.77亿,而截至2020年6月末,在蚂蚁集团平台上使用过一种或多种数字金融服务的用户达7.29亿。这也意味着,接下来蚂蚁集团的用户增速或将放缓,对于存量用户的精细化运营,保持和提高月活是关键。

- THE END -
财商世界,富强中国 财富中国是服务于中国商务精英的领先平台,为中国经理
人提供全球管理信息,深度报道世界一流企业资讯。同时汇聚国内外著名企业的
信息、为用户提供更专业的财富新闻。

ICP证号:粤ICP备18093102号-1     推广联盟QQ:460965656
CopyRight © 财富中国网 caifu-china.cn 复制请注明出处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本站名单(数据)